Search form

华人漫谈英国学校家委会: 组织宽松重在志愿,华人参与仍存空缺

"We help you be awesome!" - Phase2 Technology

(本报讯)近日,一则名为《小学家委会竞选变味:学历和财力的比拼》的新闻刷爆了中国的社交媒体。报道中称,为加入家委会,家长们竞相“晒”出学历和人脉关系,让原本纯洁的家委会变了味。

反观英国,它在20世纪中叶出台的英国教育法案(Education Act,1944)中,就已经为学校规定了建立有家长代表的管理委员会的基本准则。经过半个世纪的发展,英国学校的家委员会日趋成熟。那么他们是如何运作的?华人在其中的参与程度如何?为此,英国侨报记者采访了部分华人家长,揭开英国学校家委会的神秘面纱。

 

  组织框架:以家长构成为主,校方旁观不干预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了解到不同学校之间的家委会都有各自的设置和特色。华人家长柠舟现居英国格拉斯哥,在当地一所中文学校担任中文老师,并且有着多年家委会成员的经验。“这个家委会是一个全校性的机构,通常每月开一次例会,固定参加家委会会议的成员大约有30名,主要包括正副校长、教师代表、以及负责生活思想道德工作(Personal and Social Education,即PSE)的老师。”柠舟向记者透露,除此基本结构外,家委会还下设小型的次委会(Sub-Committee),通常有4-5名成员,主要是负责一些活动的组织,成员之间互相不会交叉筹办活动。

和这所学校略微不同的是,牛津某私立男子中学的家委会结构相对更加宽松一些。该校家委会成员之一、华人家长杰森告诉记者,这所学校的家委会是家长们自发组织的。“通常每个年级推选出两名家长作为代表,氛围比较和谐、放松,这个平台主要用于学生、家长之间的互动,与学校并没有直接联系。”杰森是自由职业者,平日里运营一个微信公众号,因此有相对自由的时间来陪伴孩子。

小华裔乐乐在英国林肯某个公立学校读初中,她的母亲陈琳(化名)也表示,该校的家委会则更像上述两所学校的“结合体”,主要是由少数几个自我举荐的固定领导成员、以及不定期参与志愿服务的家长志愿者组成。

虽然家委会的组织结构相对宽松,陈琳认为,家委会与校方还是有着频繁的沟通,家委会的意见也能受到重视。“当大多数家长对学校的某项制度不满意,或希望学校添购教学设施时,学校通常会组织学校董事会、教师及家委会负责人的集体会议。一旦三方代表得出统一的意见,提案就会马上付诸实施。而家委会日常活动所募集的资金,也会由家长和校方共同协商使用。”

柠舟所在家委会也被赋予了自主的权力。她表示,“虽然我们平时开例会时,校方都会有代表参加,但他们通常只是处于旁观的角度,对于选举、日常会议、组织活动等过程基本不会施加任何影响。如果家委会提出某些活动需要校方的帮助时,校方才会参与到其中。”

 

申请加入:家长自荐为主,注重服务意识

 

采访中,多名华人家长向侨报记者表示,他们所在家委会相对松散的结构性质决定了入会并不需要太高的门槛。柠舟向记者透露,加入家委会的方式比较简单,并没有很多华人家长想象中那么麻烦。“我没有填任何的表格,只是向家委会主席口头表达了这个意愿。之后主席便让我准备一份Proposal(计划书),阐述自己想要加入的缘由、以及之后可以为学校和学生做什么样的贡献等。”家委会主席会同校方领导共同商议此事,并把申请者递交的Proposal(计划书)转交给学校领导,并从该年段家长人数等组织整体的角度来考虑人选是否合适,但是校方并不会直接对这个结果做出干涉。

“最主要考核的还是家长是否热心肠,是否有服务意识。”柠舟坦言,家委会的工作是纯粹是为了学生服务,尤其在筹备活动的过程中,会占用成员大量的时间,因此只有时间宽裕、热衷于公益事务的家长才能胜任。

杰森和陈琳也表示,家委会每个年级的代表会通过一些家长自我举荐产生,学校不会不干预该过程。除此之外,学生家长只要有兴趣、有时间,都可以参与到家委会的众多活动中来,成为志愿服务人员。

 

职能多样:帮助学生筹款,组织学校活动

 

在采访中,侨报记者得知,在英国,虽然公立中小学都会得到政府拨款,但这些国家款项通常不会照顾到学生课余的休闲娱乐活动。因此,学校家委会的一个重要职责就是社区义卖,出售一些家长们自愿捐赠的酒水饮料以及家庭自制小零食,用所得收入给学校添购一些娱乐设备。陈琳告诉记者:“几年前,iPad刚刚流行的时候,一些家长就提议为孩子们添置几台,以丰富课余生活,并开阔他们的视野。”最终家委会用义卖所得的资金向学校捐赠了10台iPad。

除了给孩子们添购“硬件”,家委会募集到的款项还被用来减轻贫困家庭的负担。陈琳说,英国的中小学经常会组织孩子们进行集体活动或外出旅游。通常,家委会会全额支付所需车票,门票费用。若家委会资金不足,学校方面会向家长们摊派费用,家委会则会负责补助无力负担这些费用的贫困家庭家长。

家委会主要负责为这些活动筹款,以及为学校的其他活动项目,比如孩子们的创业俱乐部、集体短途旅行等筹款。“家委会能够为很多项目筹集资金。比如今年年底的冬日集市(Winter Fair)会设立和出售摊位,家委会的成员就需要帮助摊位拉赞助。”

谈到筹款的方式,柠舟表示,固定的筹款方式是对外销售二手衣物,其中包括校服。每个月销售二手校服的收入都交由家委会来管理,每年也会通过年报的形式公布开支明细,例如资助了哪些学生团体和活动。家委会还会通过对外售卖学校活动的门票等形式进行筹款。例如,在冬日集市活动中会有一些游戏的摊位,这些游戏会面向孩子和家长收费,收入所得也是由家委会进行管理。此外,家委会还寻求一些慈善机构例的捐助,比如在一些拍卖会(Auction's Night)的活动上,家委会成员会向其他慈善机构成员寻求一些物品捐助,用作义卖。

除了筹款,家委会也会在学校举办活动的时候义务提供帮助。例如在学校开放日(Open Day)的时候,老师会带领学生,向一些准学生和他们的家长展示学校课程和配套设施。此时家委会家长就负责维护秩序,并带领这些参观者参观校园和校舍,以及协助填写入学申请表格。“当时我的职责是带领一些不懂英文的华人家长和学校沟通,相当于是一个更了解学校的翻译人员。”

 

华人参与:一代移民似隐形,语言不通是主因

 

诸位被访者表示,在各自家委会的委员名单上,鲜少见到华人的身影,侨报记者也采访了数位并不是家委会成员的家长,谈及没有加入家委会的原因时,大部分表示陌生的英语环境、文化差异以及繁忙的工作都是拦路虎。现居莱斯特的陈晓(化名)是来英国十几年的移民,她目前育有三名孩子,平时主要在自家的餐馆帮工。“我其实很愿意去,但总觉得家委会是个挺‘高大上’的地方,而且我英语很不好,自己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反而会给孩子丢脸,因此索性就不参加了。”

“虽然我没有加入家委会,并不意味我对孩子的学校生活不关心。只是平时工作本身就很忙,根本无法挤出时间来帮孩子搞活动。”2016年,李倩(化名)带着丈夫和7岁的女儿从大陆来到伦敦从事精算师工作。多年前她在英国留学,相比陈晓,她拥有良好的英语交流能力,但她缺少的是时间。“目前在英国找到一份提供工签的工作并不容易,我也不敢有懈怠,而家委会需要家长帮助组织活动,这会耗费大量的时间。所以我实在挤不出时间参加。”

李倩还透露,很多华人家长都忙着在放学后送孩子参加兴趣班,而家委会组织的活动和酒会聚餐往往安排在这个时段,因此时间有冲突的家长也不会参加此类活动。”

同时,华人内敛、中庸的个性,也阻碍了他们在当地学校更好地发挥。柠舟告诉记者,当她在微信群中号召华人家长帮助支持一些活动时,还是有很多家长非常热心,愿意参加学校的活动。“这些家长的英语水平其实也很不错,他们告诉我,此前也很想加入(家委会),但是因为不善于交流,有时候一耽搁,就把这件事给忘了。”

 

此外,旅英多年的英国剑桥大学教育学博士谢小岚(化名)向记者透露,英国教育体制成熟,针对学生的考核也相对全面,很多家长不需要靠家委会来帮助子女争取机会。“和国内部分家长争破头的情况不同,在英国,即使家长是为孩子才多刷存在感,学校也不会因此而偏袒某个学生,英国学校对学生的奖惩是公平的筛选机制。我一对朋友夫妇,双方的英文都不太好,学校的这类活动也鲜少参加,但她的孩子依旧能够拿到学校的全额奖学金。”

不过,据杰森介绍,英国第二代、三代华人家长往往与一代华人有着鲜明的不同,他们中很多人很乐意参与家委会的各项工作,常常活跃在学校的各种活动中。虽然这种家委会与学校、教师以及孩子的学习生活并没有产生直接联系,但杰森指出,家委会对父母了解孩子还是有着很大帮助。他说:“孩子是家委会成员关系的纽带,家长们都是因为孩子才走到一起来的,所以聊天的焦点通常还是以孩子为中心。比如老师与孩子的互动怎样,哪些孩子之间产生了矛盾。一些关系亲密的小伙伴,他们的家长通常关系也会更密切。”

总的来说,英国不同学校的家委会结构职能各有不同,与最近中国媒体上爆出的浦外附小家委会相比,英国学校的家委会氛围相对宽松和自由,更注重孩子们的身心健康,在陈琳看来,这也是中英家委会之间最大的不同点。她认为,中国中小学的家委会往往倾向于孩子的学习成绩,而在她的印象中,英国学校家委会比较关心的议题往往是学校设施是否需要更新换代、学校制定的日常作息是否合理,以及为贫困家庭的孩子们募集资金。

她对记者举例说:“曾经有因为一些家长认为学校规定的到校时间太早,希望将上课时间推迟到九点半,家委会和校方就为此进行了严肃的讨论。”一般来说,如果有家长对孩子的学习成绩有所疑虑,通常会自己到学校找老师询问,而不会通过家委会解决问题。

除此之外,家委会在英国的存在也非常广泛。不仅是普通中小学,孩子们在课余参加的兴趣班、俱乐部一类的地方也会存在家委会。它们承担着与一般中小学家委会共通的职能:为组织活动募集资金、为家长们提供日常交际平台,以及帮助老师维持周边秩序等。这些家委会在增加亲子之间、家长之间、校方与家长的互动沟通方面起到了良好的作用,也增进了各方对彼此的信任,这种成熟完善的组织结构,值得中国处于初创阶段的很多学校家委会借鉴。

(本报记者曾昊昕、实习记者李心如;李悦赫对本文亦有贡献。转载请注明出处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