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form

用小班化书写教育本色——访中国杭州教坛新秀何慧玲

"We help you be awesome!" - Phase2 Technology

中国浙江省开启“小班化教育”已有二十余年,这些年的进展如何呢?我们可以跟随一名小学班主任来近距离了解这二十年间发生的大变化——

1998年9月,浙江省开启了“小班化教育”的里程,她是浙江省第一代小班化教育的班主任。同年,她被评为杭州市中小学首届“轻负高质”十佳教师在杭州市小班化观摩会、长三角小班化研讨会上她多次执教示范课。她践行“工匠精神”,“三分钟说新闻”一说就是十几年……工作至今,她先后被评为杭州市教坛新秀、杭州市中小学首届“轻负高质”十佳教师、浙江省教改之星、上城区特级教师。她就是何慧玲,就是那个潜心小班化教育20年的何慧玲,就是那个与小班化教育共成长,有着不解之缘的何慧玲……

 

    开启小班化 胜利小学首开先河

 

1998年,何慧玲在杭州市胜利小学任教,当时学校因为拆迁,搬到了拥挤老旧的上城区斗富二桥过渡。即便在这样的条件下,胜利小学仍然开设出两个杭州市首届小班实验班,何慧玲成了学校首届小班实验教师,那时的她只有6年教龄。

用何慧玲的话讲,当初选择小班化教育,主要源自教育者的危机感——教师“一统天下”,学生学习被动、缺乏独立性、自主性、创造性。她和她所在的胜利小学迫切想要改变的这样状态,为此创建了30人以内的“小班”,探寻在小班环境中,给学生以足够的尊重,建立平等、民主、合作的师生关系,营造宽松和谐的家庭式教育教学氛围,在情境创设中,在问题驱动中,在学生自主探索积极合作中,在多元评价中,他们不断激励、唤醒、鼓舞着每一位学生书写大写的“我”,期待每一个学生都成为鲜明、健康而富有个性的主体存在。

至此,何慧玲开启了她与小班化教育的不解之缘。

 

耕耘小班化 坚守让青涩渐完善

 

用崇文实验学校校长俞国娣的话讲,小班化教育研究,起步容易深入难。“小班化教育确实让何慧玲的教室发生了变化。她的教室不再有‘排排坐分果果’的秧田式座位,而是圆圈型、U字型、梅花型、小组合作桌式的座位编排。这些外显的小班化教育元素的确可以让人耳目一新。但是如何从形式深入到内容?这就需要思考与实践。而何慧玲从未停止过思考与实践。”俞国娣校长如是说,“可以说,何慧玲的成长和小班化教育的深入研究是同步的。这20年里,崇文实验学校的小班化教育的每一步的前行中都能看到她的身影。小班化教育的研究空间就是她成长的沃土。”何慧玲也笑称自己好像就是为小班化教育而生的一样。

“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没有人能够随随便便成功……”正如歌中唱的那样,何慧玲在小班化教育研究与实践的过程中也可谓一路风雨,历经多折,正是因为她的坚守才让小班化教育从青涩走向了完善。而为了这个完善,何慧玲也从初为人师变成了班主任,课题组长,学科组长……也从一个人在行走变成了一群人在携手共进。

据介绍,为了更好实施小班化教育,完善小班化教育,从1998年至2002年,何慧玲在小班化教育的研究与实践中,围绕主体性教育、个别化教育方面进行了研究。翻开1999年时的小班化课题研究记录表,还清晰地写着这样一个案例:当时二(2)班有个孩子,幼年寄宿在别人家里,与一个聋哑孩子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孩子缺乏自信,不愿与人交往,表达上有一些障碍,身体素质也差,经常生病。何老师制定的教育措施是:课堂上多给他发言机会,多表扬,多鼓励,逐步提高他的表达能力;经常请他帮忙,如去叫一位同学,传达一个通知等,以增加他和同学交往的机会,逐渐提高他的人际交往能力;每天布置少量的体育作业…… 一年多后,这个孩子逐渐地乐观、开朗、自信、活跃,身体也好多了,孩子还被评为班级“进步奖”。

2002年,胜利小学创办了国有民办制实验学校——崇文实验学校,何慧玲作为业务骨干进入这所全新的学校,与之相伴的仍是她的小班化教育的研究与实践,与之前不同的是,何慧玲可以和更多的老师一起对小班化教育进行研究与实践了。同时,随着崇文实验学校 “新班级教育”的提出,更是为何慧玲与她的小班化教育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在何慧玲看来,高要求意味着新领域,也意味着小班化教育还可以有新的突破与发展空间。为此,从2006年起,何慧玲与课题组的老师为了完善小班化教育又开始围绕学习风格、学习方式、课程实施与课程整合等方面进行了探索与研究,并取得了成绩,荣获了各类嘉奖。

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2009年,何慧玲带领课题组老师通过编制小学高年级学生的学习风格调查问卷,了解学生的学习风格,完成了“基于小学高年级学生学习风格观察的教学策略选择”的课题研究。据何慧玲介绍,她根据学习风格描述、家教育环境、教育教学策略构建起学生个性化学习风格三维模型,为学生生成风格信息登记表,并采取相应的教学对策。何慧玲说,因为这一载体,她可以更多、更全面地研究每一个学生,发现每一个学生成长过程的亮点,为每一个学生成为最好的自己助力。据了解,该课题成果获得了杭州市第六届国家基础教育课程改革优秀科研成果一等奖。

作为一线老师,这些荣誉不仅凝聚了何慧玲多年来研究的心血,更是对何慧玲这11年来坚守在小班化教育耕耘过程中的辛勤付出给予的肯定。

 

潜心小班化 用爱书写教育本色

 

随着小班化教育的日渐完善,何慧玲也走进了2015年,这一年何慧玲成为了崇文实验学校的教学副校长。但是,在学生们的眼中,她还是那个教室里面亲切的“大何老师”,在同事们眼中,她还是那个潜心小班化教育发展的何慧玲。

是什么让何慧玲继续潜心在小班化教育的实践与研究中?又是什么让何慧玲一天不进课堂,一天不见学生就坐立不安,心里难受?也许何慧玲的这句话能为我们揭开谜底。何慧玲说,“没有追求的人生,是缺乏乐趣的人生,没有爱的付出,就难以感悟教育之真谛。”的确,正是何慧玲对学生的这份爱让她虽然已是教学副校长,但是仍能潜心在小班化教育的探索与研究中,仍能坚守在课堂教学一线,与学生打成一片。正像浙江省教育厅教研室副主任滕春友对何慧玲教学风格进行点评时说的那样,“何慧玲的教学风格其中之一就是大爱无痕”。

在与何慧玲交流的过程中,我们也发现,每当提起自己学生的时候,何慧玲的眼中总会流露出幸福与满足。这种幸福与满足是她师爱的流露。正像俞国娣校长在介绍何慧玲时提出的那个问题,“何慧玲上课有个习惯,不知道你们观察到了没有?”为了方便回答这个问题,她展示了何慧玲部分上课时的照片。观察后不难发现,无论是公开课展示还是在日常课堂上,何慧玲的眼睛始终聚焦在学生身上,而且多数还都是在与学生们进行目光交流。这种聚焦与交流就是师爱的流露。

 

 

在崇文实验学校的其他老师看来,何慧玲的爱充斥在教学的任何角落。比如,在何慧玲的分层教学中。她对学有余力的孩子有更多的补充,对学习能力较弱的孩子,则适当降低难度,并利用业余时间为孩子补课,满足每一个学生的需求。还比如面对个性十分特殊的同学,何慧玲从不放弃,认真制订“个别化教育教学计划”,坚持每天和家长电话联系,关注孩子的点滴变化,鼓励他们,支持他们,信任他们。再比如何慧玲当得知住在柴木巷的一位学生家不幸遭遇火灾时,她还组织全班学生并带头捐款、捐物,让不幸的学生感受到集体的温暖。

据一位学校老教师回忆说,崇文实验学校的当时第一届小班一开始只有15人,随着良好的社会效应,到五年级时,班级已经陆续插入15名学生,每一学期都有学生转入,何慧玲都会利用中午、晚上、双休日等业余时间,无偿为学生补课,给予转入学生更多的关心,让他们很快地融入新的班级,毕业那天,30个孩子们抱着她哭着不肯离开;外出上课、讲学时,何慧玲也不忘班里的学生,总是带一些小小的纪念品,送给班里的学生……

和很多老师一样,在何慧玲看来,爱孩子是当好老师的第一步。同时她表示,只有老师和孩子们的心都要走得近,才能让孩子们对你产生信任,也才能激发学生的探究热情、培养学生的坚强意志和受挫能力、点燃学生的信念和理想。因此要全面关注班级每一个儿童,要想尽一切办法让孩子们感受到老师对她们的关心与重视。此外,何慧玲认为,崇文实验学校的老师不仅要有正确的教学观、育人观,还应该有正确的服务观。不仅要尽心服务于学生,还要服务于家长。

在何慧玲从教25年介绍短片中有位毕业生曾坦言,“如果以后有了孩子还要把他送到崇文实验学校,让他在这里学习”。俞国娣校长看后介绍说,视频里刚才讲话的是当时何慧玲第一届毕业班上的一个调皮鬼。如今已经是国外某重点大学的毕业生。要是他真把自己的孩子送来自己怕吃不消,不过何慧玲是可以的。因为在何慧玲的班上,无论是调皮鬼还是乖宝宝最终就都会成为好孩子,因为何慧玲会用爱感化他们。

 

 

情缘小班化 不忘初心一路前行

 

2018年1月5日,何慧玲迎来了自己专著的首发仪式。至此,何慧玲与小班化教育走过了20个春秋。谈及这本书,何慧玲直言这只是自己从教25年的一次梳理与回顾。

20年的实践与研究,才让这一节课行云流水,20年的实践与研究,才让这一本书顺理成章,20年的实践与研究,才让这一个人尽显芳华……

小班化教育一路走来,如今已日渐完善,但在何慧玲看来,小班化教育在今后还应在三方面上着力进行突破。这包括在学习内容上,如何以学为主,还知识学习原有的形态,如何使学生深度学习,培养高阶思维能力。还包括在学习方式上,如何推进自主探究、合作学习的效度和深度,如何更好地关注个体差异。以及学习环境上,如何优化学习时间、空间,使信息多维,学习呈现多样性、独特性和个性化。

同时,何慧玲坦言,“不仅是小班化教学,教育教学最复杂最迫切的问题之一,就是使学生达到他可能达到的最佳水平。因此,她还要继续潜心在小班化教育的探索与实践中,并以‘新班级教育’为导向,围绕课程这个改革的核心,将在课程整合的内涵、整合的策略、立体的评价等方面作更多更深入的研究。”

正像何慧玲恩师王燕骅在何慧玲专著《关注每一位儿童的发展——语文小班化教学的探索和实践》序言中写到的那样,“20年,在历史长河中,不过是弹指一挥间,但对于个人来说,这差不多占去了其在职生涯50%的时间。二十年如一日耕耘在小班化研究的实验园地里,不能不说是一种执着。的确叫人佩服!20年的辛苦付出,终于结出了丰硕的果实,但是正如何慧玲自己所说,研究之路还很长,实践还将继续。”

 

 

后记

匆匆的走访结束了,回去的路上,不由让我想起走访学校前,俞国娣校长曾向我说的一段话,“崇文实验学校有三条‘新班级教育’教师信仰,即‘我们坚信教师推动学校发展;我们追求学生个性发展;我们崇尚与同伴携手共进。’这三条也是我们何慧玲25年教师生涯的真实写照。”那时我半懵半懂,不解其意。但当我和何慧玲老师以及崇文实验学校的各位老师交流后,我再来回想这这段话,让我不由感受到了这段朴实话语中的力量并为之肃然起敬。

这三条是崇文老师的誓言,承载了他们对自身工作的尊重;这三条也是崇文老师的坚守,承载了他们对自身职业的理想;这三条还是崇文老师的追求,承载了他们对自身事业的信仰。但这三条更应该成为崇文老师的本色与日常,让它们承载每一名崇文老师的生命成长。(作者:中国教育在线主编 顾昕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