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form

运行70年 重病缠身的英国免费医疗能好吗?

"We help you be awesome!" - Phase2 Technology

2月3日,大批伦敦人走上街头,抗议冬季“看病难”,要求政府增加对英国全民医疗系统(NHS)的拨款。

在这个流感肆虐北半球的冬季,英国人引以为傲的NHS被压垮了,而就在今年,这个全球历史最悠久的免费医疗系统,将迎来自己的70岁生日。

走过70年历史的NHS,险些被流感击垮

1948年,时任艾德礼政府以二战时的英国国民健康保险制度为核心,建立了完全免费的公立医疗体系,即全民医疗系统,这也是全世界第一个由国家负担全部费用的公立医疗系统。经过70年的发展,NHS已经成为全球规模最大的公立免费医疗系统,整个英国约有6500万人通过它获得医疗服务。

虽然多年来,英国人自己也会拿NHS看病太麻烦、等候时间太久等问题打趣,但NHS无疑是英国人最大的骄傲之一。然而,这个冬季在北半球肆虐的流感,却让NHS所有的负面在一夕之间爆发:急诊室人满为患、医生和护士超负荷工作、大量手术和治疗被取消、轻症病人被请回家以腾出病床……一名伦敦的医生告诉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有病人在等候床位的时候,死在了医院走廊上。

英国人终于忍不下去了。2月3日,上万伦敦人走上街头,要求政府增加对NHS的拨款,加快改革力度。

这场抗议甚至又一次引发了英国官员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之间的口水战。特朗普在2月5日的一则推文中,将NHS形容为“已经破产且无法正常运作”。对此,英国卫生大臣杰里米·亨特回呛称,虽然NHS在运营上遇到了困难,但是 “没有一名示威者希望接受一个还有2800万人得不到保障的医疗系统”。

精疲力竭的医生和护士们

“我们从10月开始就感受到了巨大的工作压力”,吉莱纳·斯蒂芬森说。吉莱纳是位于东伦敦的维普大学医院的儿科护士,这家医院现在每天要接收300-400名急诊患者。

“急诊室真的很忙”,她说,“一月那几个星期真的是巨大的挑战。” 那段时间,吉莱纳几乎都没有在办公室待过,她就待在急诊室,随时等候召唤。

据英国卫生部统计,今年1月,有超过200万病人涌入英国医院的急诊室,仅有超过1/4的患者能够顺利入院,15%的急诊室病人在急诊室等候的时间超过了4小时,而政府此前设定的目标是5%。

吉莱纳认为,这种情况是由基层医疗服务资金的缺乏和人手不足造成的。NHS由两层医疗体系构建:第一层次是以社区为主的基层医疗服务,例如家庭医生(General Practitioner, 简称GP)、牙医、药房、眼科检查等。每一个英国居民都得在住所附近的一个GP诊所注册,看病首先约见GP。任何进一步的治疗都必须经由第一层次的基层医疗转诊。第二层次医疗以医院为主,包括急症、专科门诊及检查、手术治疗和住院护理等。“过去十年的紧缩政策导致投向基层的资金不足”,吉莱纳说,“基层全科医生人手紧缺,导致一些得了小病的患者不能及时预约到医生,只能到急诊室来求助。”

吉莱纳举例说,在过去,全科医生会定期去养老院为那里的老人做身体检查,但是现在,这种服务已经没有了,可随着英国老龄化的加剧,对这种服务的需求却在上升。“我们需要恢复我们的基层医疗服务体系,而不是让病人一生病就来看急诊”,她说,“但现在全科医生们已经筋疲力尽了”。

“这是一个不可避免的结果”,英国皇家全科医学院主席海伦·斯托克-兰帕德医生表示,“英国的全科医生已经严重不足了”。她本人的诊所因为资金和人手问题,去年不得不与另一家诊所合并,但这仍然远远无法满足需求。“我们原本只需要服务8000名居民,但是现在,我们要为2.8万人提供医疗服务”,她说。

好消息是,英国政府已经决定加大对NHS的投入,从现在起到2020年,政府每年将多投入24亿英镑提升医疗机构的服务水准,并培训5000名全科医生和5000名临床支持人员。

缺钱的问题很严重

“我们所拥有的这个系统(NHS),实际上是一个来自公众基金的医疗保健系统”,NHS联盟副主席、NHS雇员联盟主席丹尼·莫蒂默说。NHS联盟是一个代表英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医疗组织的机构。

莫蒂默承认,NHS需要以一种更可持续性的方式筹集资金。“我们已经经历了很长一段时间的紧缩政策”,他说,“其结果是,医疗卫生领域的服务水平并没有跟上病患的需求。”2010年,为应对持续的经济危机,英国政府开始实施财政紧缩政策,这导致NHS获得的拨款减少。

独立医疗慈善组织“国王基金会”称,过去10年是NHS形势最严峻的10年。该组织援引世界银行的数据称,在2009年,医疗保健领域的开支占英国GDP的9.8%,而2014年这一数字下跌至9.1%,略低于世界平均水平。同时,英国也是发达经济体中在医疗方面开支最低的国家,2017年美国政府和国民在医疗领域的总开支,占其GDP的17.2%。

在2017年秋季财政预算中,英国政府宣布将会为英格兰的NHS系统提供63亿英镑的资金,其中28亿英镑是为未来两年的每日医疗服务提供资金支持,另外35亿英镑则是一笔持续到2022-2023财年的资本投资。

“对社会服务来说,最重要的就是有足够的资金支持这些服务”,莫蒂默说,这一点在英国老龄化程度日益加深的情况下尤为明显。英国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4年,英国老龄人口比例是18%,“这已经给NHS施加了巨大的压力”,莫蒂默表示。

他同时认为,现在需要更好的策略来保证财政和金融政策可以为NHS提供长期的支持,这意味着政府需要进行系统性测算,以明确真实的开支到底是多少。

斯托克-兰帕德赞成莫蒂默这一观点。她表示,至少未来10年里,英国需要一个更加可持续的方案来保证NHS长期资金的充裕。

英国脱欧也成了NHS将会面临的巨大挑战。莫蒂默认为英国脱欧带来的不确定性和对移民政策的影响,将会让NHS面临人手短缺的问题。目前,英国有11%的全科医生来自欧盟,如果未来签证政策发生变化,局势将会更糟糕。由于资质问题和来自欧盟的申请者数量减少,英国可能很难招到足够的医疗工作者。

“不仅是医生”,吉莱纳·斯蒂芬森说,“我们还需要更多的临床支持人员,包括护理助理、社区护理等等,这样基层医疗系统的服务水平才会更好,患者才不会全都涌入医院,而是在更居家的环境接受治疗。”